新世代的摇滚偶像Courtney Barnett | 青年力

小鹿角日报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9-07-31 13:38 点击:
【字体: 】   评论(

话不多,但绝不冷冰冰,是我们对Courtney Barnett的第一印象。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小鹿角日报  作者 李昌丰

前序:跟「影响城市之声」对接Courtney Barnett的采访时,我们其实有些不安。自4年前认识Courtney以来,她给很多人的印象一直是很冷的酷女孩形象:不怎么爱说话,有时候甚至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在十几分钟的采访中,一切都出乎意料的顺利。

周二傍晚时分,太阳已经差不多落下,热气却仍然炙烤着北京疆进酒。场外,三三两两的歌迷陆续赶来,在闷热中焦急等候晚上演出的开始;在场内,Courtney Barnett刚刚结束彩排,准备按照此前的安排与几组幸运粉丝见面聊天。

“孤傲高冷”是许多人对Courtney的第一印象,但第一次来中国的她,在同意给这里的歌迷给予见面会的“优待”时,无论与媒体的论调,还是大多数粉丝的臆想,的确大相径庭。

当天的见面会,除了聊天合影的待遇外,Courtney还特意为这些歌迷准备了一些礼物。以至于,当这几名怀着紧张不安的心情拎着手里的帆布袋出来时,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满满的喜悦和感动。

在赢得全球粉丝的追随前,Courtney Barnett只是墨尔本一个籍籍无名的独立创作歌手,出生于80年代末的她,伴随着90年代的美式摇滚乐长大。

所以,当她的处女专辑《Sometimes I Sit and Think, and Sometimes I Just Sit》出来的时候,许多乐评人将她定义为为这个世代的Joni Mitchell和Kurt Cobain时,Courtney说她其实还是蛮开心的。

“我挺喜欢的,真的非常喜欢,你可以在我的音乐中听到他们的元素,不多,但的确有。”她调侃自己唱起歌来像Joni Mitchell,但马上又不好意思地推翻这个理论,说没人会完全到达Joni的高度。

至于Kurt Cobain,Courtney学习吉他时的第二首曲子就是Nirvana的“Come As You Are”,她与妻子Jen Cloher创建的厂牌Milk! Records,也是因为Nirvana的歌曲“Milk It”而选择了这个名字。更别说俩人之间还有太多相似之处,比如都是左手弹吉他、都用Fender以及都是女权主义者。

在成长的过程中,Courtney说她其实听过很多不同类型的音乐,在不知不觉中将这些音乐都吸收了进去,而它们又时不时会跑到自己的音乐中来。

“做音乐时我从没想去坚持某些音乐应该要听起来像这样或者那样,但我喜欢这种不知道会通向哪里的感觉,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音乐和歌词一样重要,能表现出歌的情绪。我只写自己会想要听的歌。”她对小鹿角日报(ID: smallanter)说道。

紧接着,她又耸了耸肩,淡然地说自己才不在乎这些标签呐。即便是在谈论作品风格,Courtney也从未想过自己属于哪一种,她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你“我不是一个看重标签或者流派的人”,完全没有多余的解释,最多也只是“每个人想法不同吧”,却毫不在乎别人对此怎么看。

3年前,当她借着首专入围格莱美“年度最佳新人”的提名,被主流媒体问及“如何看待其他获得该项提名的音乐人?”时,她说自己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也可能不会去关注他们。“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关心其他人在干什么,或者现在在流行什么。

聊起格莱美提名时,她说自己从来没想过这件事。“我开始做音乐的时候,离这些事还很远,而且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的音乐不属于那个世界,不过这张专辑好像有些部分可以被大家接受。

说这话时,Courtney的语气间透着云淡风轻,仿佛你跟她谈论的不是格莱美,而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很多人因此说,如果你和Courtney Barnett说过话,一定会觉得那就像是在听她的歌。她话少到什么程度了呢?回答一个问题的时长可以用秒计算,说话时声调又会一路往下降直到消失,然后嘴角动一下、笑一下化解戛然而止的尴尬。

在音乐里,她却总能将这种尴尬沮丧化作泰然自若。

比如,在“Avant Gardener”中,Courtney为听众讲述了一个关于自己尝试做园艺的无聊故事。一开始感觉很好很积极,结局却很糟糕,最终不得不在惊恐发作后躺在救护车上喘粗气。在这首歌的副歌部分,当她反复唱着“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的时候,她那副慵懒淡漠的嗓音却又让人觉得这个人对此好像毫不在乎。

她的音乐植根于日常生活中许多微乎其微的小事。从煮鸡蛋到做园艺再到失眠,Courtney Barnett总能从生活的细节中找到自己有兴趣的,然后去基于此挖掘出更富有意义的细节。

在“Kim’s Caravan”中,她用海滩上一具褪色的海豹尸体,引出了自己对死亡、污染等社会问题的思考和担忧;在“Nameless, Faceless”中,她又借用加拿大作家Margaret Atwood的一句话,用“男人们害怕女人们会取笑她们,女人们害怕男人会杀掉他们”,来对男性的厌女症和侵害行为表达嘲讽和抗议。

另外,在“Crippling Self-Doubt and a General Lack of Confidence”中,她又在绝望和自我厌恶之间摇摆不定,让人觉得她命悬一线间。

“我可能真的是一个不太正能量的人吧。”Courtney Barnett一边笑着漫谈道,一边拿起手边的IPA嘬了一口。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Courtney Barnett, 影响城市之声,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