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芭的“节”后自救处方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9-07-31 12:0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大量的“氪金主”以及新用户才是丝芭模式中的重中之重。

比去年更没有悬念,李艺彤再次问鼎SNH48 GROUP总决选。

7月27日晚,SNH48 GROUP第六届总决选在上海落下了帷幕,李艺彤连续两年斩获第一,第二名与其的差距更是翻了一倍多,从去年的12万票(黄婷婷)达到了26万票(莫寒)。这也意味着,李艺彤成为了继鞠婧祎之后,又一位不再需要在剧场唱跳,将开启个人工作室,并正式升入明星殿堂的丝芭偶像。

相比李艺彤蝉联冠军宝座这一基本在意料之中的结果,丝芭在其一年一度如同节日一般总决选盛典结束后的动作,显然更值得关注。

在今年总决选的现场,丝芭正式宣布,SNH48及其姐妹团BEJ48、GNZ48将选拔部分成员,代表SNH48 GROUP参加即将于年底开录的《青春有你·第二季》等国内大型青春励志真人秀。这意味着这家偶像艺人经纪公司将以更加“拥抱”的姿态进入2020年的主流偶像市场。

在此之前,丝芭在2018年曾连续错过《偶像练习生》、《创作101》等大热节目,尽管在今年安排了旗下男团“D7少年团”参加了优酷的《以团之名》,但缘于节目本身和偶像市场整体热度的下滑,并没有获得太多关注,旗下名头最响的女子偶像团体SNH48也还从未进入过“大众话题”。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今年丝芭进行转变的第二个动作。年初,丝芭曾将偶像“主播化”正式纳入到了运营体系中,宣布成立IDOLS FT女团,主要通过口袋48等自有渠道及其他直播平台进行互联网偶像养成模式运营。

连续调整,究竟为何?

“金钱狂欢”不再

尽管黄婷婷今年有参选,但这位去年总选的第二名甚至没有进入今年总选的前48名大名单。和她的情况类似,去年总选位列三、四名的冯薪朵和陆婷也同样未进入该名单。从黄婷婷的应援会官博可见,这个在去年集资778.4万的后援会在此次总选期间没有发起任何相关的集资项目。

相比此前,各偶像后援会从每年年初就开始在几大集资平台运作的情况不同。今年后援会和部分偶像达成的消极参赛的默契使得总决选“金钱狂欢”不再,成为了今年总选最大的争议。

7月27日,48系饭圈粉丝自媒体@SNH48-饺子榜公开了本次总选前66名成员的粉丝公开集资数据。包括摩点和淘宝等来源的集资总额仅超过了5000万,而去年该数字则达到了7000万。很明显的是,黄婷婷等人的消极参赛也间接降低了李艺彤粉丝投票的积极性,数据显示,相比去年集资超过1063万,李艺彤粉丝今年集资的数额仅为423万。据饭圈博主的统计,前48名的粉丝投票总数同比去年下跌了15.88%。

似乎预料到由于李艺彤蝉联冠军的悬念不大,加之撑起票池的老成员的合同即将到期而缺乏号召粉丝投票的积极性,从今年6月初,总选拉开帷幕前,丝芭的担忧就体现在了投票规则上。

今年的总选从过去的一券一票调整成了一券十票,最高1680价位的EP从去年包含48张票到今年变成了包含480次投票权,这意味着最低单价从去年的1票35元变成了10票35元。整体上票池产生了10倍的注水。

对比来看,去年总选前66名的总票数达到了297万,换算后的价值接近1亿元。如果加上全部参加总选的237名成员的总票数,以及广告、周边、直播、握手会等等,丝芭在去年的进账或能达到2亿元。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曾在一文中分析过,总决选的结果,就是SNH48无人参赛《创造101》的原因。要知道的是,以往SNH48每年的总决选所获利润可以占到总利润的一半以上,团体内的头部艺人对于总决选这场“金钱狂欢”的重要意义显然不言而喻。

鉴于彼时《创造101》的播出时间正好与总决选集资的关键时间冲突,无论该节目是否能够为成员及公司带来更多关注,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关键成员参加,势必会影响粉丝的投票注意力及情绪,也将直接影响丝芭在当年的“收成”。

不过当“金钱狂欢”不再,丝芭自然也失去了拒绝参加主流偶像综艺的核心理由。

新用户,重重之重

当然,安排艺人参加主流偶像节目对于丝芭来说,也并非没有风险。如果有选手最终出道,还要随限定团体运作长达1-2年的时间,对于丝芭来说,同样损失不小。况且,艺人对于偶像团体的运营来说,一直就有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此前SNH48总决选冠军赵嘉敏就曾将丝芭告上法庭(目前,第二届总选冠军赵嘉敏考上中戏后起诉老东家丝芭传媒,寻求解约,但二审被驳回,至今无法接戏

一旦选手从主流平台脱颖而出,出于对未来的考虑选择放弃与丝芭的合同,甚至有金主不惜支付违约金接盘,那未来对于丝芭关于人员的控制都会产生不利的影响。在丝芭这套养成模式中,拥有绝对话语权十分关键。但大量的“氪金主”以及新用户才是模式中的重中之重。

一直以来,粉丝可以间接决定偶像所能获得的发展资源,是48模式的核心。但随着主流视频平台的入场,丝芭自身在内容制作、商务拓展的成长速度显然已经无法满足旗下头部艺人的发展需要,此次黄婷婷等艺人对待总选的消极态度,已经显露了其较低的续约意愿。这也极大影响了粉丝付费的可持续性。

以目前丝芭头牌的鞠婧祎为例,在参演了包括《芸汐传》《新白娘子传奇》《如意芳霏》在内的影视剧,参加了《国风美少年》这样的主流综艺后,其影响力距离从《创造101》出道的孟美岐、吴宣仪也有明显差距。加上丝芭承诺的艺人福利和艺人排名不完全一致一直受到粉丝诟病,在粉丝看来,其氪金的程度和艺人能够获得的资源已经不能等价匹配。

老用户存在流失的风险,获取新用户对于丝芭来说同样具有挑战。不同于日本浓厚的“宅”文化,大众对于以剧场为核心的养成模式还没有足够的文化支撑。这也是为什么丝芭在今年调整部分艺人实行线上养成的原因。

无法否认的是,在积累了两年的偶像孵化经验后,现阶段主流视频平台对于偶像后续的发展运作更加强势,无论是音乐内容制作、团综、演出以及各类与粉丝的互动活动均拥有更好的资源去落地,粉丝的追星体验相比剧场模式来说也更加丰富。

与主流综艺联手,对于丝芭吸引新用户,进一步打破圈层来说当前的确是一个合理的自救方法。而且在市场艺人储备不足的情况下,其拥有的200多名女团成员,将取代其一直以来的发展模式成为其下一阶段在偶像市场竞争的砝码。而且相比新兴的偶像经纪公司,在影视剧、电影以及综艺制作均有布局的情况下,丝芭在艺人后续的运营上,仍具备相当的竞争力。

2020年,与主流平台的合作及博弈,如何卸掉负重真正发挥自身优势,将成为丝芭在明年能否实现快速发展的关键。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丝芭传媒, SNH48, 李艺彤,